推广 热搜:   开通  自考报名  公布  开始  成考招生如何填报志愿  程安排表    2015考研复试  一建资格证书领取公告 

集聚效应、人口流动与城市增长

   日期:2021-07-25     来源:www.yixingjindian.com    作者:未知    浏览:354    评论:0    
核心提示:中图分类号:F24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0-4149(2014)06-0044-13DOI:10.3969/j.issn.1000-4149.2014.06.005AgglomerationEconomies,MigrationandCities’GrowthDUMin1,L

1、引言

城镇化是中国经济增长的要紧动力,也是进步过程中经济社会转变的载体。城镇化不止是城乡人口比率的变动,还包括城镇体系,如大中小城市构成、城市间的分工与专业化等的演化。在城镇化水平超越50%的背景下,城镇体系优化已逐步成为城镇化推进过程中要解决的重要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方位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推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进步、产业和城镇融合进步”,《决定》同时提出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用途。人口作为一种要点,城镇化与城镇体系演变作为资源配置过程,也应该在市场机制下完成,为此,第一需要认识来自市场的驱动中国城市增长的力量。

忽视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微小差异,城市增长与城镇体系演变是人口流动的结果以2011年285个市为例,市辖区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均值、中位数、标准差和变异系数分别为5.32‰、4.9‰、4.0‰和0.752;当年市辖区总人口增长率的均值、中位数、标准差和变异系数分别为15.7‰、6.5‰、73.5‰和4.682。可见,总人口增长率的差异远大于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差异。,但,应用传统人口流动理论讲解城市增长有两个基本不足:第一,在传统的推拉理论、刘易斯二元结构理论、托达罗人口迁移理论及新家庭经济学中,收入差距是驱动人口流动的基本力量,但收入差距本身一般作为假设出现,外生于理论。事实上,城乡与区际差异致使人口流动的同时,也遭到后者的影响,传统理论不可以为这种互动关系提供讲解和理论框架。第二,传统人口理论中没空间,不可以为人口空间分布的均衡、城镇体系的形成与演化提供讲解。 相对于区域差距的外生性假设,现代地区经济理论研究表明,城镇化是一个累积的过程[1]。人口分布通过集聚效应内生地决定区域间效率与收入的差距,人口因区域差距而流动时,也将通过集聚效应驱动新的人口流动。从集聚效应出发,现代地区经济理论既可以讲解城市的形成和分工,也可以剖析人口分布的空间均衡,从而弥补传统人口流动理论的不足。亨德森(Henderson)最早将集聚效应(向心力)和拥挤本钱(离心力)互动过程中城市最好规模、城市分工与城镇体系形成的思想模型化[2~4]。藤田长久(Fujita)等人也系统论述了中心-外围结构(CorePeriphery)、单中心城市与多中心城市的形成和演化[5~6]。华尔兹(Waltz)、鲍德温(Baldwin)、布莱克(Black)、藤田长久等还构建了随着人口流动的多地区内生增长模型,其中人口分布也是内生决定的[7~10]。

集聚效应被看成地区经济的“三个基石”之一[11],但,关于集聚效应的性质和出处却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理论路径。传统城市经济理论强调外在于企业、内在于产业或地区的溢出效应和外部规模经济,并进一步区别了当地化经济(localization economies)与城市化经济(urbanization economies)。前者是指“相互紧密联系的产业部门形成的综合体”为当地企业创造的生产合作优势,又称“反映单一产业集中程度的外部经济”;后者是指“巨大城市聚集体的组成要点”,又称“反映城市规模的外部经济”[12]。当地化经济与城市化经济也被叫做马歇尔外部性。关于外部规模经济出处,马歇尔提出三个方面的收益:中间投入品的共享、劳动力共享和常识溢出。雅克布斯(Jacobs)强调了多样化集聚在促进新思想产生方面的特殊用途[13]。卢卡斯(Lucas)进一步指出,城市在革新和学习方面的优势不只表目前重大技术方面,也表目前各种技术和通常常识的产生、扩散与积累等方面[14]。杜兰顿(Duranton)等从共享、组合与学习三个方面概括了外部性产生的微观基础[15]。大体上,外部规模经济对应于米德(Meade)所提出的技术外部性(technological externality),作为生产函数的特殊形式出现[16],也是唯一因企业之间直接的相互依靠性而产生的外部性[17]。

与外部规模经济理论不同,由克鲁格曼(Krugman)、藤田长久等人进步起来的新经济地理理论(New Economic Geography)强调的是内在于企业的内部规模经济[18~19]。不完全角逐市场下报酬递增与运输本钱的互动过程产生当地市场效应(home market effects)[20~21],即报酬递增产业在具备较高市场潜力的区域集聚[22],并且区域需要的上升致使产出更大比重的增加[23]。新经济地理理论中市场因市场潜力与集聚的交互用途而具备内生性,在循环累积机制上,克鲁格曼强调了人口和劳动力流动原因[24],维纳布尔斯(Venables)的研究则强调了产业内纵向供应求购关联有哪些用途[25]。在新经济地理理论框架下,企业、消费者等主体之间的溢出效应在市场机制下产生,是一种间接相互依靠性,西托夫斯基(Scitovsky)称之为货币外部性(pecuniary externality)[26]。

集聚效应得到很多实证研究的检验。早期研究,如穆瑁(Moomaw)、田渊(Tabuchi)等都发现城市规模增长可以带来生产效率的上升[27~28]。金元(Kanemoto)等人的研究表明集聚效应在20万~40万人口的中等城市最大[29]。中村(Nakamura)、亨德森、布莱克等同时检验了当地化经济与城市化经济有哪些用途[30~32],亨德森发现外部规模经济主要源自当地化经济而非城市化经济[33],但这种当地化经济将伴随城市规模的扩大而渐渐消失。雷丁(Redpng)等对纵向关联模型进行了检验,发现需要与本钱关联讲解了国家间人均收入差异的70%、制造业工资差异的50%[34]。汉森(Hanson)检验了工资水平变化与市场距离之间的关系[35~36]。布雷克曼(Brakman)等在NEG框架下研究了欧盟区域工资的空间分布[37]。欧振中(Au)、范剑勇、刘修岩、刘长全、赫林(Hering)等用中国城市或产业数据检验产业集聚与生产率、工资的关系,也证实了集聚效应的存在[38~43]。

在集聚效应与人口流动、人口分布方面,克罗泽特(Crozet)、庞斯(Pons)、赫林等分别检验了市场潜力对欧盟和西班牙人口流动的影响[44~46],布莱克等剖析了市场潜力对美国城市相对规模变动的影响[47]。帕特里奇(Partridge)等检验了集聚效应付加拿大城市人口增长的影响[48],也是所见为数不多的直接剖析集聚效应付城市增长的影响的实证研究。总体来看,虽然集聚效应在主流理论中被觉得是塑造人口分布与城镇体系的基础力量,集聚效应的存在也得到广泛研究的验证,但集聚效应付人口流动和城市增长的实质影响依旧缺少充分的检验。在为数不多的研究中,结论也非完全一致。帕特里奇等人的研究表明,城市人口增长率与人口密度呈负有关,与城市初始规模呈正有关[49]。克罗泽特却发现,向心力很有限,这部分力量没办法克服人口流动的障碍(本钱),不足以致使迅速的空间结构演变和中心外围结构[50]。

现在来看,还没研究在集聚经济理论框架下检验和辨别中国城市增长的驱动力量。长期以来,致使中国人口流动的区域差距有三个显著的外生出处:第一,城乡分割致使的城乡差距,这为城乡人口流动积蓄了的能量;第二,改革顺序与自然条件差异致使的区际差距,这为跨地区人口流动提供了能量;第三,政治资源分布不均衡致使基础设施与寻租空间的区域差异,通过对产业布局的影响也会引起人口与就业的流动。相对于这部分原因,集聚效应看上去过于微弱。但,依旧可以预期,在城镇化由提升城镇化率向优化城镇体系过渡、市场资源配置有哪些用途不断增强的状况下,集聚效应与传统力量的对比也处于变化之中。一方面,多年的迅速城镇化使得来自于规范性差距的人口流动趋于减缓,伴随市场化进程的加快,也有理由相信政治原因在城镇体系演变中有哪些用途趋于降低;另一方面,集聚效应作为具备常见性的基本经济力量,自始至终存在于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市场经济的环境更有益于其发挥用途。本文的目的正是实证剖析集聚效应在中国城市增长中有哪些用途,并比较地区经济理论强调的技术外部性与新经济地理理论强调的货币外部性有哪些用途。 2、集聚效应框架下的城市增长模型

DOI:10.3969/j.issn.1000-4149.2014.06.005

Agglomeration Economies, Migration and Cities’ Growth

wu=BuLθu=BuPθuκθu(7)

其中,κu是城市总人口中就业人口所占比重,Pu是城市人口规模,θ反映了外部规模经济的大小。城市规模增长过程中,通勤本钱(及其他与城市规模相联系的不合意原因)等生活本钱也随之增长,劳动力的有效劳动供给将会降低[55]。设城市生活本钱为:

3、实证模型、数据和变量

2. 多地区的区际迁移

在多地区的状况下,假设区际迁移由各区域代表性城市居民的功用水平决定。假设区域i和j之间的距离为pj,两地间人口迁移的本钱x在[1,epj]区间服从密度函数f(x)=1/(pjx)的随机分布。E(x)/pj=1/pj2>0,迁移本钱伴随两地间距离的增大而提升,这与现实相符。遵循普加的研究,假设潜在迁移人口从i区域迁移到j区域的概率服从ρPu,j的泊松分布,Pu,j是j区域的城市人口数目,即流向大城市的概率更高中一年级些[57],那样,从i区域到j区域的迁移规模将遵循以下动态过程:

Mi,j=P?i,j=ρ(1/pj)ln(Vj/Vi)PiPu,j(10)

其中,Vi、Vj分别是i区域和j区域代表性城市居民的功用水平

这个假设暗含了农村居民在当地城乡迁移与向其他城市迁移的比较。,假设其具备如下形式:

Vi=q-γm,iq-(1-γ)a,i(wi-ci)(11)

其中,qm,i是i区域制成品的价格指数,qa,i是当地农商品价格指数(假设各区域农商品价格指数相同,即qa,i=qa,j),γ表示制成品在支出中的份额,wi是城市居民名义工资,ci是城市生活本钱。假设制成品的区际转移具备与距离正有关的“冰山”式运输本钱τ,参照克罗泽特的做法[58],假设区域i和j之间的运输本钱为:

中图分类号:F24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0-4149(2014)06-0044-13

DU Min1, LIU Changquan2

(1.China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search, Beijing 100081,China;

2.Rural Development Institute,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Beijing 100732,China)

Abstract:To learn the driving force of the cities’ growth is fundamental for market mechanism to play decisive role in urbanization and urban systems optimization. This paper first constructs singleregion and multiregion urban growth models incorporating technological and pecuniary externalities, then to check and verify the effects of agglomeration economies on China’s cities growth by using a panel data of 261 cities between 2000 and 2011. Results show, technological externalities measured by city population have Ushape relation with the growth rate of urban population, but most cities lie on the left side of the curve, which means urban population growth rates go down while cities grow larger; technological externalities measured by city population density have a statistically insignificant inverse Ushape relation with urban population growth rates; pecuniary externalities measured by market potential have significant positive effects on the growth rate of urban population; wages and unemployment rate, which decide the expected income in traptional migration theories, have significant effects on city growth.

Keywords:agglomeration effects; city growth; new economic geography; technological externalities; pecuniary externalities

qm,r=τmqm,u(4)

qm,i=f(mh3i)qm,i/mh3i<0(15)

假设i区域名义工资wi和生活本钱ci分别为:

wi=BiPθiu,iκθii(16)

2. 计量方案

ci=CiPλiu,i(17)

其中,Bi、Ci分别是生产率与生活本钱的移动因子,Pu,i是城市人口,κi是城市总人口中就业人口所占比重,θ、λ反映了外部规模经济与外部规模不经济的大小。将式(11)、(15)、(16)、(17)代入式(10),经简化可得:

P?i,j=ρ(1/pj)ln{[f(mpj)f(mpi)]-γBjPθju,jκθjj-CjPλju,jBiPθiu,iκθii-CiPλiu,i}PiPu,j(18)

式(18)描述了区际人口迁移的动态过程,区域之间市场潜力、外部规模经济与外部规模不经济等的对比关系都影响人口迁移。此时,城市增长一方面产生技术外部性,另一方面通过对市场潜力的影响产生货币外部性,两方面外部性一同驱动城市增长的累积过程,同时外部规模不经济(拥挤效应)又发挥着限制城市过度增长有哪些用途。

1. 单地区的城乡迁移

假设地区由城乡两部分组成,城市与农村代表性居民的功用分别为Vu和Vr,因为迁移本钱的存在,只有在迁移前后功用差距达到一定量时迁移才会发生。遵循普加(Puga)的研究思路,假设迁移本钱x在[1,eδ]区间服从密度函数为f(x)=1/(δc)的随机分布[51]。一个代表农村居民向城市迁移的概率为Prob(x

Mr,u=P?r,u=(1/δ)ln(Vu/Vr)Pr(1)

其中,Mr,u是城乡迁移人口,P?r,u是城市(乡村)人口变动,Pr是农村总人口。假设城市生产制成品为m,农村生产农商品为a,城乡居民对制成品、农商品具备不变替代弹性的CD偏好,以γ表示制成品在支出中的份额,城市居民面临通勤本钱等生活本钱,那样城乡居民的间接功用函数分别为:

Vu=q-γm,uq-(1-γ)a,u(wu-cu)(2)

1. 计量模型

依据以上理论模型,本文将实证检验技术外部性、市场外部性等集聚效应与其他力量在城市增长中有哪些用途,基本实证模型设定如下:

gi,t,j=β0+β1Ai,t-j+β2mpi,t-j+β3Xi,t-j+β4ri+β5μt+εi,t(19)

上式中,下标i和t分别表示t年第i市;j表示计算城市规模增长的时间跨度;所有讲解变量和控制变量也都是j期滞后值;gi,t,j是t年i城市在过去j年中规模的增长;Ai,t-j是衡量技术外部性的变量。无论当地化经济还是城市化经济,都是与集聚的绝对规模有关,本文用城市人口规模(UrbanPopi,t)来衡量。一些学者也强调了用密度衡量的集聚相对规模的效应[61~63],本文还引入城市人口密度(PopDensityi,t)指标;mpi,t-j是衡量货币外部性的市场潜力,参照布莱克等的研究[64],本文计算以距离倒数为网站权重的总人口(MP_Popi,t=∑r(Popr,t/pr),其中i≠r)来衡量市场潜力,该指标同时也与本文的核心问题城市增长相联系,反映了城市增长过程中的潜在人口供给;Xi,t-j是其他控制原因,除去集聚效应,城市增长还遭到区位、规范环境等原因的影响,本文涉及的指标包括的变量有失业率、工业化水平、工资水平、城市交通基础设施、市场化程度等;ri是城市固定效应;μt是时间效应;εi,t是独立同分布随机扰动项。依据理论,技术外部性有关原因的影响可能存在非线性变化特点,故引入UrbanPopi,t、PopDensityi,t的二次方项。城市增长的路径依靠特点、控制变量可能存在的空间有关性、不可观测异质性等都可能致使城市人口增长率的序列有关性,为此,在控制变量中进一步引入城市规模变动的滞后一期变量,最后的实证模型为:

gi,t,j=β0+ρgi,t-1,j+β1UrbanPop2i,t+β2UrbanPopi,t+β3PopDensity2i,t+

β4PopDensityi,t+β5MP_Popi,t+β6Xi,t-j+β7ri+β8μt+εi,t(20)

τij=Th3jδ(12)

其中,T>0、δ>0。遵循藤田长久等的假设[59],i区域的制成品价格指数具备如下形式:

qm,i=[∑Rr=1nr(pm,rτir)1-σ]1/(1-σ)=[∑Rr=1nr(pm,rBprδ)1-σ]1/(1-σ)(13)

其中,nr是r区域生产的制成品品种数,pm,r是r区域制成品的离岸价,σ是任意两个制成品之间替代弹性,(σ-1)/σ反映了消费者对制成品多样性的偏好程度。直观来讲,因为运输本钱的存在,偏远地方和制成品主要靠“进口”的地方,制成品价格指数更高。在名义工资相同的状况下,这部分地方的实质工资就更低。市场潜力与价格指数恰好相反。典型市场潜力函数具备如下形式: mpi=∑Rr=1(Yr/pr)(14)

其中,mpi是i区域的市场潜力,Yr是r区域的购买力。显然,购买力加权的权数是距离的减函数,偏远区域的市场潜力更小。正如克罗泽特所指出的,制成品价格指数可以看作市场潜力的逆函数[60]。那样,用如下函数表示制成品价格指数与市场潜力之间的关系:

Vr=q-γm,rq-(1-γ)a,rwr(3)

其中,qm,u、qa,u、qm,r、qa,r分别是城乡制成品与工业品的价格指数,wu、wr分别是城市及乡村的名义工资,cu是城市生活本钱。假设制成品与农商品在城乡之间转移具备萨缪尔森(Samuelson)的“冰山”式运输本钱τm和τa[52]。以制成品为例,一单位制成品从城市运往农村,只有1/τm单位可以到达(τm>1)。那样,

qa,u=τaqa,r(5)

将式(2)~(5)代入式(1),那样:

P?r,u=(1/δ)ln[τa-(1-γ)(wu-cu)/(τm-γwr)]Pr(6)

假设城市制成品生产存在外部规模经济。虽然外部性的产生可以有不一样的微观基础[53],但,依据康博斯(Combes)等的研究[54],均衡工资(wu)一般取决于城市生产率移动因子(Bu)与城市就业规模(Lu),设为:

cu=CuPλu(8)

其中,Cu是城市生活本钱的移动因子,λ反映了外部规模不经济的大小。将式(7)、(8)代入式(6),那样:

P?r,u=(1/δ)ln[τa-(1-γ)(BuPθuκθu-CuPλu)/(τm-γwr)]Pr(9)

式(9)描述了城乡人口迁移及城乡人口规模的动态变动过程,影响这个过程的原因有集聚经济与集聚不经济的大小(θ、λ)、城乡人口规模(Pu、Pr)、迁移本钱参数(δ)、商品运输本钱(τm、τa)等。动态过程反映了城镇化的累积特点,人口集中会驱动进一步的集中,集聚经济越强,累积效应也越大。但,两个原因会使城乡人口分布趋向均衡(P?r,u=0),即:①城市中集聚不经济的累积。亨德森指出,城市规模扩张并达到一个非常大的水平常,规模扩大对城市生活本钱的边际效应大于对城市生产效率和工资的边际效应[56]。由于城市规模与城市居民功用之间的倒“U”型关系,城市增长的自我累积过程更不是线性的,在达到临界水平后成为限制城市进一步增长的原因。②农业部门工资水平的上升。农村人口的持续转出将提升农业劳动的边际生产率,在农业部门工资水平上升并达到临界水平后,也会限制城市进一步增长。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